您的位置:首页  »  暴力强奸  »  
NAVY女军官的命运 作者:MadGerald

(一
==================================
警告∶本文内容中包含大量性行为的描写,在胁迫和非自愿的情况下的性行为,如果你对这些内容反感,请不要阅读。

本文中所有内容都是虚构的,如与任何活着或死去的人的名字、经历雷同,纯属巧合。

这篇文章只供接受以上警告的成年人阅读,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请不要阅读以下内容。

文章取材於一部由黛米•摩尔主演的电影,在内容上进行了改变。这篇文章可以在互联网上的讨论区或新闻组范围内任意传播,前提是不得用於盈利的目的,同时必须保留以上声明。
==================================

内容简介∶海军军官珍妮•奥妮尔中尉(黛米•摩尔)开创了一个先例。她被选定做为第一个参加海军陆战队着名的高强度和高度保密的军事训练的女性。

选择珍妮是因为她的勇气、技巧和智慧。奥妮尔中尉决心在这场世界上最残酷和最富有挑战性的模拟训练--百分之六十的男性军人都失败了--中获得最後的胜利。

尽管奥妮尔接受了无情的约翰•阿盖尔教官长达数周严酷的身体和心理训练,但人们仍然不认为这个女人会获得成功。军方和政府的高级官员、甚至包括珍妮的推荐人--莉莉安•迪海文参议员在内,都认为她最终会失败。

但是,令所有人沮丧和困惑的是,珍妮一直坚持了下来┅┅於是,一个针对坚韧而勇敢的女军官的恶毒的阴谋拉开了帷幕┅┅
==================================

佛罗里达州,一个进行战俘训练的小岛。一出针对坚韧而勇敢的女军官的可怕的“恶作剧”拉开帷幕。

一架带有美国海军陆战队标志的直升机内部。

“生存、隐蔽、抵抗或者逃脱,这就是你们的任务!”

“你们的活动范围是方圆五平方公里。带好你们的装备,在指定时间内逃离这个区域,否则就会受到处罚!如果你们被俘获,就会受到更可怕的处罚!”

“相信我!站起来!每隔三十秒走出去一个!快、快!”

奥妮尔已经听见水流拍打着直升机身的声音,她站了起来,跟随着她这支部队的成员走了出去。

湍急的水流迅速冲击着奥妮尔那健壮匀称的身体,她和其他人困难地淌过河水,拨开水面上漂浮的朽木和水里的树丛,来到了出发点的位置。

这些军人们整理着他们的武器和装备,然後这队人马进入树林。

奥妮尔打开地图,确认着自己的方位,她身边的两个军人小声谈笑着。

“她甚至还不知道我们在哪儿呢!”

“闭嘴!”

“高特茨拉夫,你在我的左边,散开!”珍妮抬起头命令道。她现在是这支小部队临时的指挥官。

他们继续前进,穿过河口,趟着齐腰深的河水走上岸边,进入了一片树林。

“科特茨,前面!在我刚刚做上标记的位置系上一根绳索。”珍妮熟练地指挥着。

“镇静!纽巴瑞,右边!弗里,跟在我的後面!”

“这里什麽也没有,奥妮尔!这里即没有囚犯也没有警卫!也许我们找到这里太容易了!!”走在最前面的科特茨大声喊着。

见到这个冒失的家伙卤莽地不看周围形势就一直前进,奥妮尔立刻恼火地喊了起来。

“你到底要干什麽?!科特茨!这是指挥官的命令!!你他妈的快给我滚回来,回到你的位置上!你这样做我们大家都要倒楣的!这是命令!!”

科特茨和斯拉夫两个家伙正走向河里的一艘驳船,两个冒失的家伙蹒跚着去伸手拖动驳船。

“不!斯拉夫!不要碰它!!”奥妮尔尖叫起来。

正在这时,那驳船下忽然冒出了一团火花!一个声音在奥妮尔的这支小分队周围响了起来。

“哈哈哈!欢迎来到夏令营,小夥子和姑娘们!这些高爆炸药不会样你们失望的!”

“所有人!离开这里!!快、回到出发点去!!快!!!”奥妮尔拼命大喊着。

奥妮尔飞快地转身跑向树林,以便猫下腰飞奔,一边不停做着迂回运动。其他人也迅速地朝各个方向散开逃跑着,背後的驳船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弗里紧跟在奥妮尔身後飞跑着,忽然他感到一个锐利沉重的物体飞过来,重重地击中了他的膝盖!弗里立刻发出可怕的惨叫,重重地扑倒在了地上。

“啊!该死!!”奥妮尔咒骂着回过身,使劲将这个倒楣的家伙身上的装备拽下来丢开。

“用你的手按住哪儿!上帝呀!别乱动,这样会更糟糕的!”

奥妮尔撕开了弗里腿上的军裤,看到他膝盖上方有一个深深的伤口在不停流着血。正当她为弗里检查伤口时,突然一个厚厚的塑料袋从珍妮的背後猛地罩下来!塑料袋猛地将她的头全部罩了进去,同时开口处被狠狠地扎紧!

奥妮尔中尉立刻感到窒息,她用自己的手指拼命地撕扯起那罩住自己整个头部的塑料袋来!

接着她立刻被从背後拖倒,然後向後拖去。奥妮尔始终不停挣扎着,竭力使自己保持清醒。她感到自己被拖着穿过树林,然後脸朝下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然後她被几个人抬起来,用力丢进一个铁笼子里。身体被重重地摔在笼子坚硬的地板上,珍妮立刻痛苦地惨叫起来。

她挣扎着用手撕扯罩在头上的塑料袋,可怎麽也撕不开这个结实的厚家伙。接着她透过塑料袋模糊地看到弗里被丢进了旁边的笼子。

“弗里?弗里,你还好吗?”

“是的,我还好。”

奥妮尔的小分队的其他人也都被分别丢进了笼子。

“趴下!谁是你们的头儿?谁是你们的指挥官?!”

“敌人”开始残忍地踢打他们,不停地盘问着。

奥妮尔开始竭力让自己的呼吸平静下来。【不要惊慌】!她安慰着自己。接着听见一些靴子沉重的声音走向自己这个笼子。

所有的笼子和里面的俘虏都被装上船运走,奥妮尔感到缺氧的大脑好像在逐渐失去意识,彷佛进入了一个漆黑的夜晚┅┅

==================================奥妮尔的这个笼子顶部被掀开,接着一大桶冷水泼了下来!

奥妮尔立刻恢复了意识,她发现自己头上的塑料袋已经被取下,两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自己的双臂,使劲将她拽了起来。然後她的双臂被扭到了背後,双手被用绳子紧紧捆绑起来。

一些军人推搡着奥妮尔走下码头,走向一所海边的房子。奥妮尔被推进了大门,看到那个残酷的约翰•阿盖尔教官正站在房间中央咧嘴笑着。

“嘿!中尉,到了游戏的时间了!”约翰笑着说。

珍妮被推到房间中央,被按着肩膀强迫坐在了一张小椅子上。她看到房间里只有这一把椅子,和一个桌面上什麽也没有的工作台,天花板上有一把电扇在不停工作着。

一个警卫在奥妮尔肌肉匀称健美的身体边不停走动着。她被按着肩膀坐在椅子上,分开的的双腿痛苦地弯曲着,被捆绑的双臂背在背後,头使劲地低下看着脚下的地板,额头上开始流出汗水。

“先问你一个简单的问题──你父亲叫什麽?”

“爸爸。”

珍妮忽然感到头顶一团耀眼的白光,一盏大灯被拽了下来,使她不禁眨了眨眼。

“你确实是奥妮尔中尉?”杰克走过来,把香烟吹在珍妮的脸上∶“宝贝,你最喜欢的食物是什麽?也许我们可以吃一点?”

教官坐在长椅上,看着她。他检查着监视器,屏幕上的图像很清晰。他接着站了起来,朝女俘虏走过去。“无污泄的鸡蛋和火腿。”珍妮刚说完,就感到教官从自己脑後的上方,狠狠地抽了她一记耳光!

“你为什麽不把你的伤员运送回去,中尉?是他们太重了,还是你把他们当成垃圾?!”他吼叫着。

珍妮则微笑起来∶“你休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麽,还是把我再关回笼子里去吧!”

立刻,又是一记重拳猛击在珍妮的脸上,将她打得从椅子上跌倒到了地上,脸朝下趴在地面上,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但女军官很快挣扎着抬起头,朝着教官鄙视地做了个鬼脸,嘴里吐出一口血来。

“你已经是在笼子里了!现在就是!!”

“对不起,看来我应该感到害怕?”珍妮顶撞着。

教官走到珍妮背後,抓住她被捆绑在背後的上臂,把她从地面上提了起来。珍妮略微挣扎着,发出痛苦的呻吟。

“清醒点吧!你现在在我的岛上!!”他叫着,把珍妮朝着墙壁狠狠推了过去!珍妮立刻大声尖叫起来!她的身体重重撞在墙上,接着被弹了回来,扭曲着跌倒在地上。

跌倒时,她的双腿不自觉地分开了。教官立刻走过去,用脚上的皮靴狠狠踢向女俘虏的下身!奥妮尔中尉立刻大声惨叫起来,她感到自己的阴部一阵可怕的疼痛!

“你这个没用的贱人,母狗!”教官吼叫着,示意两个警卫把珍妮从地上拖起来,然後走过去,从後面扯住珍妮的头发,把她的脸仰起。

“你觉得我们对女人会宽大处理,是吗?奥妮尔中尉?”

“FUCKYOURSELF!”

奥妮尔艰难地喘息着,嘴里流着血说道。

警卫放开珍妮的身体,教官立刻揪着她的头发,把她的头使劲撞向墙壁!奥妮尔立刻大叫起来,踉跄着跌了回来。

他接着抓住珍妮,把她摔在了一张长椅上。她的後背躺在椅子上,被捆在背後的双臂被压在椅子边缘。

一根铁链残忍地勒住了女俘虏的脖子,把她的头绑在了椅子靠背上,使珍妮几乎要窒息!她发出痛苦和惊恐的呻吟和喘息,穿着皮靴的双脚在积着厚厚灰尘的地板上死命踢着,咬紧牙关挣扎着试图站起来。

几个男人走开了,接着提着一个大桶回来。

“我相信敌人不会忽视你的性别,尤其当开始审讯你的时候!”

教官说着,将一大桶冰水兜头浇向了被捆绑着半躺在地面和椅子之间的奥妮尔那剧烈喘息起伏着的胸膛。冰水立刻浇透了珍妮上身的衬衣,使她感到胸口都疼痛起来,两个乳头也立刻膨胀挺立起来。被冰水湿透的衬衣下,两个沉重丰满的大乳房的形状清晰地暴露出来!

“尤其你还有这麽两个大奶子,中尉小姐!”

“见鬼去吧,杂种!”珍妮痛苦地呻吟着,狠狠吐出一口吐沫。

杰克点了点头,一个警卫立刻又用那厚实的塑料袋紧紧套住了女俘虏的头。

珍妮立刻绝望地挣扎起来!她感到一把锋利的匕首开始割开她衬衣的领口,接着划碎衬衣,她被衬衣束缚着的肥硕双乳立刻被解放出来!两个结实饱满的乳房上带着湿润的光泽,上面的两个布满皱褶的大乳头已经完全挺立起来。随着女俘虏的挣扎,两个惊人丰满的乳房在笨拙也颤抖着。

杰克分开双腿,跨坐到了珍妮的身上,他用匕首割开珍妮的衬衣,然後把破碎的衬衣剥到她的背後和肩膀下,直到她的上身完全赤裸出来!他用手粗鲁地抓住女中尉赤裸的上身上的那两个沉重丰满的乳房摇晃着,好像那是两个沉甸甸的皮球。

接着他点点头,警卫立刻扯起了套住珍妮脑袋的塑料袋,珍妮立刻张大嘴巴呼吸起来,她已经几乎要窒息了!

约翰跨坐在女中尉的身上,咧嘴笑着,用手使劲地抓着她赤裸的双乳朝两边拉扯着,把两个丰满无比的大肉团拉伸到了极限!

“你┅┅你这个杂种!”奥妮尔由於疼痛而呻吟着。

“现在,中尉┅┅”约翰轻拍着她两个沉重肥硕的乳房,说道∶“让我们看看,敌人会对像你这样的大屁股娘们做些什麽?”

他点头,塑料袋立刻又套住了珍妮的头,珍妮再次开始竭力挣扎扭动起来。

约翰揪着女中尉的乳头,拉扯着她的乳房,然後用麽指和食指夹住那两个膨胀拉伸的乳头,使劲捏了起来。头被套在厚实的塑料袋中的女俘虏发出沉闷的哀号!“小夥子们,你们觉得我们给用点什麽?冰水,还是其他的?”约翰说着,继续残忍地挤压和拉扯着女俘虏的乳头,使她痛苦不堪地扭动挣扎起来。他点点头,塑料袋再次被扯了起来。

“嗨,中尉,你们的任务是什麽?”

奥妮尔没有回答,她盯着约翰,大口喘息着。

“来吧,宝贝。你可以一直坚持下去,直到我们开始干你的大屁股!”

“滚开┅┅你这狗屎┅┅”

塑料袋再次套住了女中尉的头,从塑料袋里面发出沉闷而痛苦的哭泣。

约翰开始粗鲁地用手扭曲和拉扯着珍妮的双乳,用手指在肥硕的肉团上使劲捏着,使两个结实丰满的肉团上很快布满指印和瘀伤!

“小夥子们,你们有人准备好了吗?”

“哦,是的,我已经准备好了!”一个警卫回答,他用手隔着裤子按着自己的肉棒。

“开始吧┅┅”

那警卫开始走到珍妮面前,他解开裤子,掏出自己的肉棒按摩着,动作越来越快!
“什麽时候可以?┅┅”

“现在┅┅现在┅┅”警卫呻吟起来。

塑料袋被拽起,奥妮尔立刻张大了嘴巴,贪婪地喘息起来!

她面前的警卫发出快乐的呻吟,同时一股浓稠的精液猛烈地从他的肉棒前端喷射出来,直接射向了珍妮毫无准备而大张着喘息着的嘴里!同时,另一股液体也猛烈地喷射向女中尉的脸和嘴巴!

“啊┅┅你一定喜欢这些东西,中尉小姐!”约翰快乐的叫着。

而珍妮则感到巨大的震惊,她咳杖着,几乎要窒息了!她甚至都没有时间闭上嘴,就感到大量心液体猛烈地喷溅到了自己的脸上、嘴里、甚至眼睛上!

“你知道,中尉,他是多麽爱你!”约翰和警卫们爆发出嘲讽的笑声。“你、你们这些肮脏的人渣┅┅我要杀了你们!把你们切成碎块┅┅”珍妮艰难地喘息怒骂着,她感到塑料袋再次套住了自己的头。

“她,她竟然喝了我们的尿!”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约翰继续残忍地挤压揉捏着女中尉赤裸的双乳和乳头,使她从塑料袋下发出沉闷的呻吟和尖叫,她感到胸部尖锐地疼痛着,开始徒劳地挣扎,两个沉重的乳房激烈地摇晃起来。

塑料袋再次被拽起,女中尉张大嘴巴深呼吸着,她的嘴唇和牙齿上沾着的精液由於呼吸而变成一串串丝状的黏液。

奥妮尔盯着教官,狠狠吐着吐沫∶“你这个杂种!我要折断你那根玩意,把它插进你的屁股里!”

“哈哈,看起来你现在真的爱上它了,中尉小姐!”约翰咧嘴笑着,更加使劲地用手指捏着女中尉膨胀充血的乳头拽了起来!

“现在,告诉我你们的任务!”

“滚你的什麽任务!FUCKYOU!呜┅┅”

塑料袋再次落下,珍妮又痛苦地挣扎起来。

“嗨,我们来变个花样!”

男人们开始抓住珍妮不停蠕动着的双腿,珍妮立刻奋力踢着双腿反抗起来。

“OK!让我们脱下她的裤子,看看今天我们的中尉小姐是不是穿着粉红色的内裤!”

当男人们开始用手按住她时,珍妮立刻惊恐地竭力踢动着双腿反抗起来。

但女中尉的努力显然是徒劳的,她开始感到自己的腰带被粗暴地解开,珍妮发出绝望低沉的呻吟和呜咽。她感到男人的手用力按住了自己的臀部,她开始竭力夹紧双腿,在呼吸困难中竭力反抗着。

“呜┅┅杂种┅┅我、我要把你们杀了┅┅”

珍妮艰难地喘息着,拼命收缩着腰腹,蜷起双腿抗争着。警卫们试图抓住女中尉的双腿,把她的腿打开,但珍妮结实有力的双腿紧紧蜷曲着支撑住了身体!

约翰开始用拳头猛击珍妮的肚子!珍妮发出痛苦的呜咽,但仍竭力支撑着,不肯分开双腿。

雨点般的拳头开始重重地落在珍妮的肚子和袒露的胸膛上,她发出痛苦不堪的呻吟和抽泣,双腿渐渐失去力气而放松下来。更多的男人加入进来,他们抓住珍妮健壮结实的双腿,抬起她的臀部使她的屁股坐在长椅边缘。

因为被捆绑在背後的双臂磨擦着椅子,和勒住脖子的铁链的拉扯,珍妮发出痛苦的哀号!

女中尉的军服裤子开始被从她的双腿上剥下,一直褪到脚上。然後她的一条腿被从滑到脚上的军服裤子中拽出,接着双腿被残酷地朝两边分开,她的膝盖被分别用结实的绳索牢牢捆在了长椅的两腿上!

在窒息和痛苦中,珍妮发出虚弱的呻吟和抽泣,她的挣扎渐渐微弱下来。

现在女中尉被彻底捆绑在了长椅上。她结实的双腿被张开到了极限,绳子残忍地勒进了她的双腿中,把她的双腿分别捆在长椅两边的腿上;她的屁股几乎悬在了长椅外,军服裤子被剥下後露出了她的白色内裤,内裤下的一个部份正迷人地贲起着!

塑料袋再次被拽起。

约翰开始围着他的女俘虏转了起来,看着几乎全裸的女军官在震惊和痛苦中发抖、喘息,和呻吟。

珍妮看到了约翰那张丑陋地微笑着的面孔。她现在屁股几乎全部悬在椅子外面,全身的重量都落在了被捆绑着的膝盖、双臂和被铁链勒住的脖子上,这使她感到极其痛苦和绝望,完全丧失了反抗的能力!

珍妮竭力呼吸着,试图平静下来。她注意到约翰恶毒的目光投向了自己大大地张开着的双腿之间,她惊慌地试图并拢双腿,但捆绑住她的膝盖的绳子使她的努力成为徒劳!*********************************************************************

(二)

上集回顾∶在佛罗里达的一个进行战俘训练的岛屿上,珍妮和她的小队落入了一个陷阱,她被“敌人”俘虏了。珍妮.奥妮尔中尉开始面对残酷的审讯。她被剥去了上衣和军服裤子,捆绑在了长椅上┅┅
==================================

“现在,告诉我你们的任务是什麽?”

珍妮只是发出痛苦的呻吟。

男人的手开始顺着女中尉裸露的大腿内侧抚摸着,手指开始侵入她的内裤之中。他的目光始终盯着珍妮的脸,珍妮则愤怒而紧张地对视着。

“我在问你问题,中尉小姐。”约翰说着,开始用手拉扯着珍妮的内裤,使她的阴部隐约暴露了出来。

“不!不要┅┅”珍妮紧张地尖叫起来。

“你想知道假如你被俘,会被遭到什麽样的对待吗?中尉小姐!”

“我们先来玩玩吧,然後再审问你。”约翰开始撕扯珍妮的内裤,把她的内裤撕裂剥落下来!

“哦!不!你这杂种┅┅”珍妮羞耻地尖叫着,塑料袋再次套了下来,她尖叫着拼命低头,不让塑料袋套住自己的头。

男人们看着女军官惊慌地尖叫,胸前裸露着的一对肥硕结实的大乳房激烈地摇晃,被张开捆绑的双腿也竭力挣扎。

“多德,拿个东西来!我们要玩点安全的游戏,我可不想让这母狗咬我!”

多德很快拿来一个钳口圈,接着珍妮头上的塑料袋被拽起。几个警卫站在珍妮两边,用力捏住她的脸颊,迫使她的嘴大大张开并使她的头不能动弹。

多德的手按住珍妮的脸,女军官开始大声尖叫,死命挣扎着,试图去咬多德打算伸进自己嘴里的手指。

“啊,真是个不听话的坏女孩!”

男人开始用拳头狠狠打向珍妮的面部,女军官很快呻吟着昏迷过去。

多德把那个结实的橡胶钳口圈塞进了昏迷的女军官的嘴里,钳口圈的边缘嵌住了珍妮的牙齿,把她的嘴巴撑开成一个大大“O”形,舌头从钳口圈中间的孔洞中露出,而嘴却无法再合上,接着多德把钳口圈两端的皮带紧紧系在了珍妮的脑後。

“现在好多了,我们有两个洞可以玩了。”他笑着退开。

“不,我们还得把这臭婊子的第三个肉洞也准备好。多德,那个该死的弗里在哪儿?”

与珍妮一起被抓住的弗里被带了进来,然後粗鲁地推倒在地上。弗里的双臂和珍妮一样被捆在背後,他受伤的腿上血肉模糊,嘴里发出痛苦和惊恐的哭叫。

警卫走过来∶“听着,中尉!你现在正在被审讯!”他的靴子毫无怜悯地用力踏上弗里受伤的腿,使他大声惨叫起来。

弗里的惨叫使珍妮苏醒过来,她开始愤怒地竭力挣扎,试图挣脱着身上的镣铐和绳索。她的眼中充满愤怒,由於嘴里被钳口圈塞着,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呜咽∶“呜┅┅不,不┅┅呜!不要┅┅”

“我知道你要说什麽,中尉小姐。你想要我们可怜一下这个人?”约翰的靴子还踏在弗里受伤的腿上。

“但你要先做一件事──当着我们的面拉屎,把你的大屁股里的污秽都拉出来!你知道那些东西的味道很不好,我想你也不愿意把我们的肉棒上沾着的那些污秽,用嘴巴来舔乾净吧?”

“你必须快一些,中尉小姐!否则我怕这个家伙坚持不了多久了!”约翰威胁着,踏在弗里受伤的腿上的靴子开始残忍地碾了起来。弗里发出垂死的哀叫,几乎要昏死过去。

珍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感到极度的震惊和羞辱,使劲别过脸去。

“你想说什麽,中尉小姐?是把你的大屁股里的垃圾拉出来,还是让我碾碎这个可怜的家伙的膝盖?”约翰继续踏着弗里的膝盖,使他开始哭泣哀求起来。

“中尉小姐,我想是不是你觉得仅仅拉屎还不够,还需要撒尿?”所有人都哄笑起来。珍妮的脸立刻发烧起来,她感到巨大的羞耻──并不仅仅因为自己被剥光了衣服。但她知道,假如她不按照约翰的话做,弗里就会真的完蛋了。

“难道你能永远不拉屎和撒尿,中尉小姐?你知道,假如这个可怜的家伙变成了瘸子,就全是因为你那点可怜的骄傲。”

约翰抬起腿,重重地踏了下去!弗里的膝盖立刻发出可怕的断裂声!这可怜的家伙立刻打着滚大声嚎叫起来!

“哦┅┅呜┅┅不┅┅哦┅┅”珍妮的脸已经羞耻得通红,被钳口圈撑着的嘴里发出含混的呜咽。

“哦,你终於想通了,中尉小姐!”

“让我们看看,这母狗的大屁股里有多少狗屎!”

一个警卫拿来一个大木桶,放到了被捆在椅子上、屁股几乎悬在椅子外面的女军官的屁股下面,然後所有人都围了上来。

奥妮尔中尉的眼中开始涌出泪水,她感到巨大的羞耻感波浪般袭来,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些家伙竟然是这麽残忍和冷酷!

“快点!臭婊子,你如果还不拉屎,我们就走了!”

女军官羞辱地闭上眼睛,艰难地吞咽着,开始用力。男人们看到女中尉裸露着的平坦结实的小腹开始用力收缩,她悬在椅子外的肥大的屁股开始颤抖,她的肛门也慢慢突出、打开。

珍妮的喉咙里发出艰难的呼噜声,周围的嘲笑使她越发感到羞耻。

突然,女军官已经微微突出的肛门开始抽搐、张开!接着,粪便大量地排出到了她屁股下的木桶里!

周围的男人发出哄笑和鼓励。

珍妮简直羞愤欲死,她在痛苦和羞辱中完成了最丢脸的“任务”。

“哇赛,这母狗的大屁股里果然全是狗屎!不过,我喜欢看到那个小肉洞翕动张开的样子!”

“中尉小姐,你让你的丈夫干你的屁眼吗?我猜你不让。不过我们会让你的屁眼里很快就灌满了【蜂蜜】的!哈哈!”

奥妮尔赤裸的身体不停发抖,她感到恶心和羞耻。两个警卫抬来一个托盘,上面是一些试管和一支兽医用的大号注射器──足有10英寸长,直径3英寸。

珍妮抬起头看到托盘,托盘上的试管、大号注射器和橡胶塞使女军官立刻明白了他们要对自己做什麽!她的眼中立刻流露出巨大的惊慌和恐惧!

“母狗,我们会从你的屁眼里来干你!我和弟兄们已经想干你想了很久,所以我们特地为你准备了这些!”

警卫把一个试管里的白色液体注入注射器,然後把那巨大的注射器拿到珍妮的眼前。

“自从你加入这次训练开始,我们就已经开始准备了──我们为你准备了足够的精液,现在就让我们用精液来洗乾净你这母狗的大屁股!”

这些试管中的白色液体原来是这些变态的家伙的精液?!珍妮立刻感到难以忍受的恶心和巨大的惊恐!

珍妮立刻发疯一样的挣扎着,但她的努力显然是徒劳的。两个警卫开始抓住并扒开女军官肥大结实的屁股,露出了她的那个刚刚排泄过的浅褐色的星状小肉洞,接着注射器残忍地插进了珍妮的肛门!

约翰轻轻地把注射器深深地推进女军官紧张地痉挛收缩着的肛门,同时轻轻按摩着她激烈地抽搐着的肥大屁股,珍妮则发出痛苦的大叫!她感到坚硬冰冷的注射器插进了自己的直肠,痛苦和羞辱使她裸露着的被绳索捆绑的肥硕双乳激烈地颤抖摇晃着。

“我会很快就灌满你的屁股的。”约翰嘲笑着女军官徒劳的反抗。

“PHUCK┅┅OOU┅┅”珍妮含混地骂着。“来了,母狗!”约翰推动注射器,珍妮立刻感到大量温暖的液体洪水般喷涌进自己的直肠!她被钳口圈撑开的嘴里立刻发出绝望含糊的哀叫!她被捆着张开的结实健壮的双腿立刻痛苦地痉挛起来!

约翰俯身看着女俘虏,珍妮从被钳口圈撑着的嘴里发出痛苦的呜咽、呻吟和喘息。
“哦┅┅呜┅┅呜呜┅┅”珍妮痛苦而软弱地扭动着身体。

“灌满了吗?中尉小姐?”

“呜┅┅嗯、呜呜┅┅不要┅┅”珍妮赶紧羞辱地点头。

“你这个倒楣的娼妓!”约翰残忍地笑着,把注射器中的精液继续推进女军官的肛门。

珍妮开始痛苦而羞辱地喘息、啜泣,她健美的小腹已经狼狈地膨胀起来,她感到自己的肚子里已经充满了热乎乎的滑腻的精液。

突然,塑料袋再次套住了她的头。珍妮感到窒息,她赤裸的身体立刻丧失了最後一点力气。

约翰飞快地把注射器从女中尉的肛门中抽出,接着把一个又长又粗的橡胶塞狠狠塞进她的肛门,他旋转推进着橡胶塞,直到把女中尉的肛门彻底塞死!橡胶塞残忍地塞进珍妮的肛门,使她直肠中的精液一滴也不会漏出!

塑料袋被拽起,珍妮大口地呼吸着,她感到自己的屁股和直肠中开始火热地疼痛,好像里面充满了粪便一样。她的小腹和直肠开始抽筋,插进她屁眼里的橡胶塞却使她即使想排泄都不能!

“中尉小姐,真正的游戏才刚刚开始!”约翰拍打着珍妮裸露的结实肥硕的双乳,使女军官痛苦地畏缩蠕动着。

警卫们把木桶从珍妮屁股下面拖走,多德跪到了她张开的双腿之间。他脱下自己的裤子,掏出他粗大的肉棒,然後他开始用手拉扯着女军官裸露的肉穴口的两片肥厚柔软的肉唇,把自己的肉棒前端抵到了她乾燥的肉穴上。

珍妮羞耻地啜泣呻吟着,徒劳地蠕动着赤裸的肉体试图躲避,但多德立刻用手捏住了女军官裸露的肉穴口上方的那粒鼓胀的肉珠,使珍妮立刻疼痛地呻吟颤抖起来。

“母狗,我想干你的这个肉穴已经想了很久了!你知道吗?”多德粗鲁地说着,开始扶着自己粗大的肉棒,缓慢地插入珍妮乾燥紧密的肉穴。

珍妮立刻感到自己的阴道被撑开,屁股里感到越发强烈的排泄感,但她却悲惨地什麽也做不了!

“干她!”

“操这母狗!”

周围发出狂野的吼叫。

“呜呜┅┅不┅┅”女军官无助地挣扎、呜咽着,羞辱的眼泪不停地流了出来。

多德开始残忍地奸淫抽插起来,珍妮软弱的挣扎和反抗使他更加兴奋。他一边从小穴里奸淫着赤裸的女中尉,一边用手抓住她胸前裸露着的结实肥大的双乳使劲揉搓拉扯起来!

珍妮开始感到肉穴和双乳都疼痛着,她绝望地啜泣呻吟起来,竭力扭动着赤裸的肉体试图挣扎。但很快另一个警卫走了上来,他捏住女军官的脸,把他的肉棒残忍地插进她被钳口圈撑开的嘴巴里,抽插奸淫起来!

珍妮立刻感到一根粗硬的肉棒深深戳进自己的喉咙,使她感到一阵窒息和恶心,痛苦不堪地呜咽着扭动起赤裸的身体来。

多德则继续残忍地奸淫抽插着女军官渐渐湿润起来的肉穴,他开始感到快乐和兴奋,忍不住呻吟起来。

多德的动作突然加快,他的肉棒猛烈地抽插着女军官悲惨地翕动着的肉穴。珍妮立刻感到大量热乎乎的精液喷射进她的阴道,羞耻和痛苦使她不停地抽泣呻吟起来。

多德把自己的肉棒从女中尉的身体里抽出,立刻有警卫接替他爬上了珍妮赤裸的身体。这个警卫把他更粗更长的肉棒狠狠插进了珍妮流淌着多德的精液的肉穴,接着用力地抽送撞击起来。而从珍妮嘴里奸淫着她的警卫则从鼻孔里发出沉重的喘息,加快了抽插的频率。

珍妮惊恐地呻吟起来,她感到大量粘稠腥热的精液猛烈地喷射进了自己的喉咙!

那警卫把沾着女军官的唾液的肉棒飞快地从她的嘴里抽出,肉棒中剩馀的精液猛烈地喷射到了珍妮的脸上,几乎糊住了她的眼睛!

珍妮被钳口圈撑开的嘴巴里糊满了黏乎乎的精液,随着呼吸这些令她心的东西不停流进她的喉咙,使她感到窒息和心!珍妮痛苦地扭着头,试图睁开被精液糊住的眼睛,但她的头发立刻被一双手扯住,接着头被扭到了另一边,又一根粗大的肉棒残忍地插进了她的喉咙!

她看到了一个身材魁梧的黑人警卫站在自己面前,揪着她的头发开始在她的嘴里和喉咙里做着残忍的活塞运动。与此同时,跪在珍妮双腿之间的警卫则用手抓着女军官赤裸的丰满屁股,在她的肉穴中重重地抽插奸淫!

短促、沉重、深入的抽插!他的阴毛磨擦着珍妮肉穴口敏感的阴蒂,使她痛苦不堪。

奥妮尔中尉感到被灌满精液的小腹和直肠可怕地涨痛起来,这种痉挛一样的疼痛使她几乎要昏厥过去,但塞住女军官的肛门的橡胶塞却使她根本不能排泄出来!

跪在女军官双腿间的警卫发出浑浊的喘息,他把肉棒从珍妮的肉穴里拔出,大量粘稠白浊的精液立刻流满了女军官袒露的肚皮。而珍妮的头却被黑人军人的肉棒像楔子一样牢牢地钉住,她感到这家伙的起码四英寸长的肉棒全部深深插进了自己的喉咙,重重地抽插奸淫着她的嘴巴!

珍妮已经几乎窒息,但那黑人的肉棒却依然猛烈地撞击着她的喉咙,他甚至揪着女军官的头发,来回拽着她的脸,用她的嘴巴和喉咙来套弄他的肉棒。

那黑人的动作越来越大,很快,珍妮感到大量的精液洪水一样猛烈地喷涌进她的喉咙和嘴巴!珍妮感到心和厌恶,但她不知道该怎麽才能把这些精液吐出嘴外。

黑人把女军官的头死死地按在自己胯下,精液继续不停涌进她的嘴里。珍妮立刻感到窒息,她本能地竭力呼吸着,大口地吞下灌满喉咙和嘴巴的恶心精液。但那黑人的肉棒里不知存储了多少那些东西,精液依然不停涌进女军官的喉咙深处。

黑人警卫笑着,看着女军官的脸颊鼓胀着,竭力呼吸吞咽着,但还是很快被憋得通红。

珍妮终於从鼻孔中发出痛苦的哼声,精液竟然顺着她的鼻孔喷涌出来!与此同时,珍妮感到自己吞进了大量精液的胃里也火烧似的热了起来。

一根又一根肉棒不顾女军官的意愿,轮番插进她的嘴巴里奸淫起来┅┅

珍妮忽然感到有人用手指揪住她疼痛的肉穴口的两片充血的肉唇,把它们朝两边扯开,接着一根手指插进了她的肉穴!女中尉感到自己身下的肉穴被逐渐撑开,更多的手指插了进去!来自肉穴的巨大压力使珍妮感到屁股里更加强烈得难以忍受的压迫感!

同时,女军官的双乳也被一双手残忍地抓住。接着,珍妮那双已经糊满了厚厚一层滑腻湿热的精液的肥硕双乳开始被残忍地揉搓抓捏,疼痛使她几乎要窒息了。

与此同时,女军官听到耳边传来一阵齐声的呐喊。

“用拳头操她!操这母狗!”

珍妮立刻感到眼前一片黑暗!

未完待续

fyzw88@126.com